日本足球的“明治维新”中国足球需要学习什么

这是我在中国队世预赛12强赛期间写的第四篇文章,如果说前面三章我们分析的是中国足球的内部环境的话,那么今天我们来谈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那就是近邻日本的成长。2012年日本女足拿到了奥运会的银牌,日本男足拿到了奥运会的第四,这是日本男女足同届奥运会上取得的最佳战绩。而在这一年的7月,《体坛周报》多年采访日本足球的记者应虹霞女士撰写了一本书,名为《日本足球的明治维新》,该书主张以“从日本足球的历史,看懂中国足球的现实,看到中国足球的可能”。书中用了大量的文献史实,介绍了日本足球经历的几个时期,包括他们也有痛定思痛改革的时期,犹如当年日本从封建制转向资本主义制度的重大历史运动“明治维新”一样,日本足球也在经历着明治维新。但我这里,不会像应老师写太多历史,只想从一个层面去揭示问题,那就是“留洋”。众所周知,“明治维新”其实是日本一次被迫向西方打开大门后,恍然大悟走向世界接轨的运动。那么发展到今天,其实就是日本足球的“留洋计划”,其实翻看当年的历史,再看今天日本足球的发展,异曲同工之妙,对于中国足球来说,也许真要学习日本,也要明白他们究竟是怎么做的。盲目鼓吹日本,盲目贬低日本,都是不可取的,要有科学、严谨的态度去看待问题。首先,我们就从当年那场改变日本近代史进程的“明治维新”讲起。

历史是惊人的相似。其实日本足球也沿袭了“明治维新”的道路,如果说前期日本足球也开始萌生学习南美,并且发展职业联赛走上亚洲前列的话。那么其实在足球层面,日本并没有建立太大的优势,包括一些国人“热捧”的校园足球。日本的校园足球发展史由来已久,但是日本的青年队却一直被中国压制。因此,我个人认为,日本足球之所以现在和中国足球拉开较大的差距,原因其实不是所谓的校园足球,更不是所谓的职业联赛,而是日本在2010年南非世界杯后蹚出的新路——大批留洋。这一点,像极了日本明治维新时期“派遣大量的士官去德国、英国军校学习”的事实,因为这批人最终都成为了侵略战争的主力,制造“偷袭珍珠港”事件的罪魁祸首山本五十六就曾在1919~1921年在美国哈佛大学学习。而后来,他用在美国学习的东西消灭美国的海军,一个具有黑色幽默的历史就这样无形中诞生了。

而日本足球同样如此,据应老师的《日本足球的明治维新》一书中写道:“在日本足球留洋史上,有过旅欧先驱三浦知良,有过以中田英寿为首的‘黄金一代’在2002年前后掀起的第一次留洋潮,但在雅典奥运会和2006年德国世界杯周期,留洋潮流被打断了。”而2007~2009年,日本足球经历了怎样的低谷,那几年日本的浦和红钻、大阪钢巴在亚洲赛场大杀四方,但国家队成绩一落千丈。虽然在南非世界杯前热身赛全败,但靠着“防反”的策略,日本足球功利化地拿到了十六强。这样的成绩,让很多日本人迷茫,究竟是应该坚持防反的功利足球,还是美丽足球,而西班牙的成功和巴塞罗那在西甲的崛起,让日本人选择了后者。而不再盲目追求联赛的日本人,战略性地利用南非世界杯16强这个“媒介”将更多的日本球员趁机送出去。这里面,没有人的配合是无法完成的。曾经在日本效力过和执教过的德国人布赫瓦尔德和利特巴尔斯基就成为了日本留洋的“推手”,他一手打造了大阪钢巴的希望之星宇佐美贵史前往拜仁的留洋,尽管最终证明这是一次失败的尝试,但不妨碍日本球员大面积跑入欧洲主流联赛的大门。除了两位德国国脚,一位名叫克洛特的经纪人也是日本足球留洋的教父级人物,他是利特巴尔斯基的经纪人,经过利特巴尔斯基介绍,把性价比极高的日本球员送到欧洲,赚取佣金。而日本人谦逊的态度和明治维新之后骨子里那种完全“崇尚强者和全盘西化”的思维定式,让日本球员很受海外俱乐部的喜爱。2002年韩日世界杯之后,克洛特运作大量日本球员留洋,比如高原直泰、小野伸二等。而随着2010年日本拿到世界杯十六强,他的生意再次火爆起来,一口气送出多达8名球员,比如香川真司、长谷部诚、冈崎慎司等,也给日本球员打开了市场。在克洛特的带领下,不少欧洲经纪公司看到了日本市场的广阔,无论是经济利益,还是商业利益,都决定引进日本球员,而且一个事实是,日本俱乐部从不计较个人得失,无论价格多低,只要球员愿意,都会无条件放人,这也是欧洲俱乐部青睐日本俱乐部的一点。

除了靠经纪人,日本还有另一条道路,那就是“买断企业”模式。日本的企业实力在世界举世闻名,在高原直泰前往汉堡的道路上,曾经就出现了多家日本企业赞助商合资掏转会费送球员出去的模式,被称为“高原直泰”模式,这是日本早期花钱送人的开端。但这并不是终点,德国大众公司希望打开日本市场,在克洛特的运作下,通过日本人的银子,大众公司赞助的德甲俱乐部沃尔夫斯堡几乎是“免费”得到了一名日本球员长谷部诚。而该队其实并不想用他,只是为了日本市场,比如阿森纳引进宫士亮,但在这种商业因素下,长谷部诚靠自己的韧劲和谦虚务实态度,最终赢得了主力位置,并且成为日本足球的一代传奇。当然这还不是终点,因为日本人后期直接买了欧洲的俱乐部。这才是震惊世界的举措,正如当年明治维新日本的大胆反常规行为一样,这打开了日本的新思路。

受限于世界范围内的金融危机,一些欧洲俱乐部入不敷出,甚至破产,这给了眼光毒辣的日本人机会。2005年初,日本手机部件生产企业INDEX有限公司收购了法乙格勒诺布尔俱乐部94%的股份,与此同时日本老板渡辺和敏也开始成为俱乐部主席。正式宣布后,老板确定了俱乐部的十年规划并初期投入将近400万欧元资金。此后格勒诺布尔的日本色彩越发浓厚,日本巧克力生产商Ishiva-seika成为俱乐部的合作伙伴和球衣赞助商。而球员结构方面,2005年底日本前锋大黑将志的转会揭开了日本球员进驻球队的序幕,此后日本国青队成员伊滕翔和梅崎司都在球队中。格勒诺布尔成为了“日资”球队引进日本球员成长的先驱者,而11年后,日本又一位具有战略眼光的企业家效仿了这样的模式。2014年巴西世界杯的耻辱出局,让日本人意识到了进一步留洋的重要性,此时世界杯的成绩已经不能作为日本留洋的旗帜,那么必须换一种思路。时任日本J1联赛球会FC东京的总经理立石敬之想到了当年渡辺和敏收购法乙格勒诺布尔的模式,最终和一些人合伙商量出了购买欧洲俱乐部作为日本球员旅欧据点的新模式。于是,比甲的烂队圣图尔登就成为了他们的目标,拿下全资股权后,圣图尔登就成为了日本人在欧洲控制的俱乐部,日本无论什么水平的球员,只要和这家俱乐部的管理层搞好关系,都可以去圣图尔登效力,而同时这里给日本人“最惠国待遇”,日本人拥有独立的宿舍,日企源源不断的投入,日本球员被许诺主力位置,这样的情况下其他亚洲国家的球员无论多努力也得不到机会,曾经圣图尔登引进了韩国的李升祐和越南的阮公凤,但基本上没有出场机会。至于圣图尔登,已经成为了日本在欧洲留洋的一个重要据点。除此之外,比甲的其他球会、葡超、葡甲甚至是奥地利的联赛和苏超,也都有日资的身影涌现。日本虽然有451人在欧洲踢球,但背后折射的其实并不是很高的成材率,无论“阿猫阿狗”都送出去,踢出来的就成才,踢不出来的就混个脸熟,经纪人也能赚佣金,一举双得。

大批留洋,是日本足球走向强大的标志,才是他们真正的“明治维新”!像中超那种躺在被窝数钱,靠金钱砸冠军的那种模式,像极了当年清政府的“闭关锁国”。有中日之战数据和比分全方位惨败的结果,那是咎由自取!

但我们不能否认的是,日本球员无论是怎样去的欧洲,靠实力也好,靠中间人也好、靠关系也好,他们到了欧洲是格外努力的,也是格外珍惜的。对于日本足球的留洋,我觉得中国足球没有必要羡慕,因为我们可以看到他们留洋的本质是外力的推动作用是前提,但前提过后,需要反思的是,为什么日本人能够立住脚。好比你托关系进入一家国企,结果你天天吊儿郎当,本来人家企业看得是你背后的钱面子,而不是你的能力,这样一来,人家自然不会给你重任。与日本球员形成反差的是我们的中国球员,有的是赞助商的关系出去的,但自己却不珍惜机会,最终把板凳坐穿,悻悻回国。对比一个俱乐部的日本球员,有时候态度和差距真的是全方面的。

还有一点就是思维模式。足球运动员是赚钱优先,还是踢球优先,那就看你想的是什么。一个职业球员吃青春饭的时间有几年,最多不过15年,这15年时间里,其实是有机会去海外见见世面,学习学习的。而年纪轻轻就天天想着赚大钱、花天酒地、完全不顾身体状态去夜夜笙歌,这样的球员是不会有好的发展的。而中国足球现在的大环境,联赛充斥着浮夸之风、舆论场充斥着西方自由主义的对抗思想,都对于年轻球员的成长没有丝毫好的作用。日本也搞过“金元足球”,但人家刹车了,我们则是经历了“十年”,这十年,2005年荷兰世青赛的黄金一代被榨干了最后一滴血,而我们的后来者却没有机会再去缔造辉煌。搞过西班牙和葡萄牙的留洋计划,最终都被国内利益熏心的俱乐部以“U22”新政之名买回来,甚至恶炒身价,大搞军备竞赛。对比日本俱乐部动不动就把人免费送出去,或者基本上收取部分费用送出去,我们的俱乐部呢?如果这样的情操没有,别谈“为国养士”。日本足球的模式,才是“为国养士”。无论是球员,还是俱乐部,都需要反思这十年我们中国足球都干了些什么?唯一的贡献,可能就是把韩国足球和意大利足球曾经一度拉下水,仅此而已。

在中日之战的当天,我看到了韩国的一则新闻,德乙帕德博恩俱乐部签下两名韩国球员,而这两名韩国球员是孙兴慜父亲孙雄政的青训营培养出的,也就是没有经过俱乐部的体系培养。在中国,我们有着那么多的民间机构,但这些民间机构,只想着未来把球员卖到中超俱乐部赚佣金,没有人想着把球员送到欧洲去培养,让他在欧洲生根发芽。别说日本,韩国人的情们都比不上。国内拿无数冠军有什么用?这句话虽然刺耳,但是震聋反馈,我们的青训者,应该有国际视野和战略思维,多“送出去”,别“带回来”。就像日本一样,451个留洋的,总有20个能够踢出来,剩下几百多个踢不出来也就算了,走精英模式,是中国足球的另一个出路。

至于联赛,我不否认日本足球也在发展联赛,甚至一些大企业和欧洲俱乐部挂钩,甭管真实目的是洗钱也好,还是真心爱足球也好,但至少日本联赛还是可以无限输出人才的。校园足球是日本的基础,中国没有传统意义上的校园足球,但在政策的引导下,未来会有大批的孩子踢球,以一些城市作为“先行点”,是一个很好的尝试。中国足球,在迎来一场“改革开放”式的尝试,而改革开放的实质是要开放,要出去学习,允许一部分精英人才通过外出学习先提高起来,再回头带动产业的发展。因此,现阶段中国联赛的任务不是恢复,而是需要彻底砸碎“十年”不合理的薪资结构、不合理的舆论平台、不合理的市场导向,而不是陷入又一种循环。日本职业联赛,没有一家俱乐部是独大的,鹿岛鹿角、磐田喜悦、横滨水手、大阪钢巴、浦和红钻、广岛三箭、川崎前锋,每一家俱乐部都在对外释放人才,哪怕付出球队成绩一落千丈的代价。俱乐部需要有“牺牲精神”,要有真正“为国养士”的情操,这一点其实和发展联赛并不冲突。一家独大的联赛,注定要走向灭亡,像韩国K联赛,基本上已经在亚洲属于半消亡状态了,于是韩国的改革者才会不断出新招,抑制恶性循环的发展。

中日之战后,所有人都是一个想法,中国足球到了“不破不立”的阶段了,非死即生!学习日本什么,相信这篇文章给了您答案。还是那句话,盲目鼓吹日本,盲目贬低日本,都是不可取的,要有科学、严谨的态度去看待问题。

中国足球如果需要改革,需要自上而下的改革。说空话没有用,要干实事儿。从中国足协的管理者的角度来看,我认为有如下建议以供参考:

在不伤害联赛的基础上,提出“强制留洋”计划,以中超为例,各队需要满足至少2个U22的留洋计划,作为资格准入的一部分。这样的举措虽然有些反常规,甚至不符合客观规律,但从日本明治维新的历史角度以及日本足球的发展来看,凡是有可能出效果的怪招,都必须,甚至值得要尝试一下,哪怕它不符合常理。具体操作为,1、中超联赛废除原有的U22强制上场政策,改为各队每年需派遣至少2名U22球员以“连续租借”方式前往欧洲顶级或次级踢球,并且长期观察;2、每支俱乐部派遣出去的球员,回国只允许选择母俱乐部,不得选择其他俱乐部;3、每家俱乐部可根据球员的自身成长情况,考虑是否在适当的情况下,是否在球员本身意愿下召回国内踢球,回国后第二年转会将不再受限制;4、每名年轻球员在海外呆的时间最短不能少于5年,最长不限。以上的这些做法,其实也是参考日本的全面留洋撒网模式,至少22个人,会有1个受益出来。而量的积累,就会改变质。

2、参考中国CBA选秀模式,中超联赛各职业队与高中、大学梯队挂钩形成人才选秀链

中国CBA的联赛,现在采取的选秀模式是从大学校园里将CUBA甚至是海外大学联赛表现出色的球员通过倒摘牌的方式完成人员的增补,其实这样的模式也适用于中国足协。随着中国足球改革方案的逐步深入以及“十四五”足球试点城市的铺开,中国足协应该推动各俱乐部与当地高中、高校建立“合作关系”(严禁跨省)。聚拢当地的资源,进行梯队人才建设和培养。并且恢复昔日甲A的摘牌大会形式,只不过方式为选择年轻高中生或大学生。从当年中超排名较低的俱乐部开始,进行青年球员的选拔,每队当年限选择5人。高中生可以选择送到大学进行先培养,后回收的政策;大学生则直接给予职业合同,或在第二年选择将球员通过“留洋持续租借”方式送到欧洲进行培养观察。这样一来,确保中超顶级联赛的球队每年都有源源不断的青年人才进入,至于中甲、中乙,并不强制与青年人才挂钩,以“一国联赛两种制度”的方式解决青年人才短缺的问题。

3、鼓励企业继续利用资本输出,送球员留洋;鼓励各俱乐部利用昔日洋帅、外援资源,运作球员留洋

其实在欧洲也有很多的中资球队,甚至很多有中国企业支持出去的球员,比如武磊、李磊,早年的张稀哲、张呈栋,这样的资源我认为不应该嘲笑,应该是鼓励并提倡。在没有世界大赛的洗礼和海外经纪人的长期帮扶下,选择用中资输出的方式,不失为一种手段。虽然在政策上不能给予支持,但至少足协应该鼓励这样的态度,让更多的球员出去见见世面。但前提是,该俱乐部也需要和投资方进行“回国只能回母队”的合约选项签订,保证不出现“出口转内销”的情况。此外,应利用各队昔日外援的资源,不再利用外援的资源去为母队选择外援,而是利用外援的资源去为母队送出人才。比如,天津津门虎可以利用托马西、马拉的资源,输出球员去意大利、罗马尼亚,大连人可以利用扬科维奇等人的资源,将球员输出到东欧等。此外通过昔日洋帅运作出去也是一个好办法,比如国安可以利用曼萨诺、帕切科、施密特、比利奇等人将球员推荐到欧洲等。这样的资源,我们在“金元时代”积累了不少,也到了反哺中国足球的时候了。

如果这些中国足协都不考虑,甚至不愿意做,那么还有更损的一招,各队花大价钱买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国脚,然后把他们放在板凳上,废掉他们。中国足球也能上去!哈哈。当然这句话是开玩笑,当真你就输了。总而言之,日本足球的“明治维新”给了中国足球很多启示,学一些空的,不如学些实际的。这种方式不是“急功近利”,反而是“水到渠成”。现在,中国足球人需要有辩证思维去看待得失,不能因小失大。日本人能做到的,我们中国人照样可以做到,只是我们需要非凡勇气和务实谦虚的态度!

笑死人,总是盯着别人出成绩,还有球员留洋,然后声称找到了别人崛起的原因就是球员留洋,需知球员留洋是结果,原因则是一定水平的联赛,完善的体系,庞大的青少年基数,总以为人家崛起是从职业联赛改制开始,然而,没有之前校园足球的积累,没有校园足球覆盖到那么多青少年,再怎么折腾也不过是中国足球这样,人家那叫厚积薄发

为什么总有人觉得日本足球在职业化以前一穷二白?奥运会足球铜牌,釜本邦茂的国家队进球数,奥寺康彦在德甲留下的成就,已经举办了几十届的高中足球大赛,哪一个是中国足球能在我们有生之年实现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